实时快讯,点击了解最新市场动态及分析师策略点评
乐观的情况下,金价很可能会像2008年之后的走势一样,当时金价在后来四年里都在上涨。如果更悲观(但非常现实)的结果出现,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将会被取代,黄金将成为唯一的避风港。

2019年或许又是艰难的一年,金融不稳定性不断上升可能导致另一场“08年金融危机”或另一轮资产膨胀。在这种情况下,哪个“避风港市场”将在2019年占据主导地位?是美债?还是黄金?

分析师Jay Taylor认为,有两种情况都有利于黄金走势。他攥文称:

迈入2019年,如果股市继续大幅下挫,那么美债是否继续成为主要的避险市场?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信心丧失,会导致黄金怎样上涨?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要从2019年以及以后的资金流动中得出,而这些资金流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在当前信贷周期中所处的位置。

我们正处于有史以来最长的信贷周期之一,2018年是信贷扩张的第10个年头。GoldMoney的Alasdair Macleod相当正确地指出,在信贷周期的后期,资金从金融部门流向实体经济,随着资金从金融资产流出,利率开始上升。

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2016年7月5日的1.385%升至2018年10月1日的3.227%。尽管目前有所下修,但很明显,随着实体经济好转,利率上升,进而给股市带来下行压力。随着美国股市波动性上升,近期利率的下降反映出市场的避险态度。

那在股市崩盘时,资金撤出股市是否就意味着只有美债市场可以避险?事实并不是这样。

正如Alasdair指出的那样,在信贷周期的后期阶段,普通投资者会将资金从股市中撤出。因此,在股市下跌时,确实有一些资金从股市流向了美债市场。但关键是,在信贷周期的后期,流入金融资产的资金减少,从而导致金融资产价格下跌。一旦发生重大崩盘,并实施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通常会开启新的周期。

与此同时,当人们对政府偿还债务的能力失去信心时,上个世纪70年代的现象是否重演也是问题。当时,人们对美元失去了信心,金价在短短几年内从38美元飙升至850美元。

从下图中可以看到自上世纪70年代末至今的债务水平,以及债务相对于GDP增长速度有多快。如果债务呈指数级增长,而GDP处于较低的线性增长水平,破产将会在未来某一天出现。然而,随着每一次泡沫的出现,美国的债务都在不断增加,债务占GDP的比例也在进一步上升。

在当前信贷周期的后期,我们将面临一个关键时刻。由于利率远未达到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两位数水平,且外国人对美债的兴趣下降,我们看到利率大幅上升,导致股市大幅波动,并开启一个非常痛苦的熊市。历史表明,在某个时候,美联储将开始大肆印钞,以防止银行破产,就像2008-09年那样。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时候会显而易见的出现没人持有美债的现象,导致美联储疯狂印钞,以至于外国人完全放弃美元,让美联储别无选择,只能过度膨胀?

考虑到当前信贷周期的时机,我们正接近一个时间点:要么美联储能够以某种方式将美元体系维持在另一个周期中,要么该体系本身崩溃,从而导致一种新的全球货币制度。

在乐观的情况下,金价很可能会像2008年之后的走势一样,当时金价在后来四年里都在上涨。如果更悲观(但非常现实)的结果出现,美元的世界储备货币地位将会被取代,黄金将成为唯一的避风港,使得金价(以美元计价)上涨水平超过黄金投资者的想象。